Napple

跳坑狂人,懒懒散散
杂食党,混乱正直
深陷文野、凹凸世界、ACCA,懒于挣扎
欢迎投喂( ´▽`)

告白

那人坐在那里,于是整个咖啡厅里人们的眼光都向那个角落倾斜。

 

乌黑深沉的眼,纤长白暂的手指,左手的食指与中指夹一支细长香烟。他穿着极简单的白色衬衫与黑色西裤,衬衫纽扣漫不经心地解开领口的两个,袖口也被随意地挽起到手肘,露出一小截布满伤痕的手臂——其中的一些被胶布妥帖地包裹好了,剩下不太严重的一些裸露着,在白暂的皮肤上留下格外鲜艳的红痕。他的眼光放在空茫的远处,香烟早早就被点燃,却在许久之后才缓缓吸食一口——他抽烟的动作极好看,低头时脖颈的线条被拉得格外修长柔韧,淡粉的唇瓣微张,牛乳似的雪白烟雾极其缓慢地从那点粉色蔓延进空气里,将那张线条流丽精致的脸逐渐模糊到只透出些微末轮廓。

 

他生的很好,这我早就知道。可这人真正吸引人的却是他那让人捉摸不透的脾性——是的,捉摸不透。他适合坐在装修精美的咖啡厅里,也可以融入昏暗躁动的酒吧舞池;他可以上一秒与人谈笑风生,下一秒撸起袖管大打一架;他热爱生活里一切美好的事物,但那些不好的东西他也全盘接受——事实上,很多时候,他享受并沉浸于那些苦难。他的行为准则从来不基于简单的善恶或者好坏,而是更为模糊独特的东西——盛放的花朵和带血的刀刃对他而言同样富有意义。

 

他抬起了头,然后瞥见了我,于是浅浅的真诚笑容出现在他脸上,那对深邃微弯的眸子里映出两个小小的我来——于是我看见微风拂过春柳,碧海荡起微波,最后一片干枯的叶片辗转翩跹着掉落,皎洁的月挂在遍布诡谲乌云的夜空。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