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pple

跳坑狂人,懒懒散散
杂食党,混乱正直
深陷文野、凹凸世界、ACCA,懒于挣扎
欢迎投喂( ´▽`)

[太敦]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

太敦only

敦是太宰的痴汉设定

虽说如此,其实只是没营养的小甜饼啦

ooc预警

以上都可以的话,Let's go




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

他的手指极纤细,纤细而修长。

我站在他身后,目光无法控制地粘连在他身上:瘦削的背,瘦长结实的双腿掩盖在宽大的深黑风衣之下:他微长的发丝蓬乱地蜷曲着,在夕阳下散发着巧克力糖浆般的色泽;最吸引我目光的还是那双手,白暂、纤细而修长,然而它们却与黑色的枪管十分相配——那是一双属于掠夺者的手,有着近乎残酷的美丽——鲜血只会成为那一点残酷美丽的点缀。

啊,太宰先生,今天也是如此耀眼……

“敦,三点方向的十人小队,你去处理掉。”

他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。

我几乎感到颤栗。

“敦?”

视野里,太宰先生秀致无暇的脸突然转向我。

“啊!抱歉,太宰先生!我这就去执行任务!”

慌慌张张地跑向目标方向——糟糕糟糕,中岛敦,你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开小差?即使太宰先生在……不,正是因为太宰先生在,你才更该好好表现啊!

不过,太宰先生,今天也是那么帅啊……

就在我控制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,敌人小队的影子猛地闪进我的视野——十人小队,美军陆战队式装备,枪械型号……嗯,十分标准的雇佣兵式配置。

在距离即将缩短至50米的时候,我完成了四肢的虎化,然后瞬移到目标队伍的正后方……

战斗在短短几秒内就已经结束了。

“十分完美呢,敦。今天也做的很好哦。”

啊,太宰先生……您的夸奖比什么都更令我振奋……

我的脸颊不受控制地开始发烫,甚至连虎化产生的尾巴都开始愉快地摆动了。

“谢谢您,太宰先生……我还完全不够呢……”

“不必这么客气。”

不愧是太宰先生,如此气魄……

“不过敦,有一点你确实没说错。今天最开始的那个走神,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呃,十分抱歉……”

天,怎么办?!太宰先生果然注意到了……我能怎么说?总不能说是看太宰先生的背影看出神了……那要么说看太宰先生的衣服?不不不不行啊,太宰先生大衣几乎没有换过……

“敦?”

怎怎怎怎么办!真是天要亡我……

“来我这里,敦。

我们好好聊一下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呃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到的时候,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了。

太宰先生坐在旁边房屋的屋顶上,摇晃着两条长腿。他的影子倒影下来,弯弯曲曲地老长一条。

“上来吧,敦。”

他在对我笑。

那一瞬间,我脑子里什么想法都没有了,包括那让我饱受其扰的、关于太宰先生所有细枝末节的可怕关注。在我意识到的时候,我已经坐在太宰先生的身边了。

脸颊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发烫。

“敦。”

“啊,在!” 

“你喜欢我,对吧。”

“是!”

呃?

我的思维像是放了许久以至凝固了的糖浆,几乎无法处理任何流动的思绪。

太宰先生刚才问我什么?

我又回答了什么?

老天……

快把我收了吧……

“敦?”

我的双眼不受控制地转向太宰先生——应该说,很久以来,只要太宰先生在我视线范围内(大概80米),我的双眼就会不由自主地看向他……

太宰先生在看着我。

只看着我。

虎化的眼睛能使我看清很多极其细小的东西,比如说,太宰先生纤长浓密的眼睫,他眉峰细微处的转折,淡粉色唇瓣上每一丝细腻的纹路……

然而在那一瞬间,那一秒钟,我满心满眼都只装进了那一双近乎琥珀色的眼瞳——微翘的桃花眼里只有一个小小的我,银色的发,黄昏色的眼瞳,白衬衫黑西裤……

“敦,你在看着我。”

那是近乎叹息般的声音。

“是的,太宰先生。”

我几乎要哭泣了。

“别低头,也别移开视线。”

我的神明如此说道。

“你可以看着我。

不如说,我期待你这么做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呃?

我几乎不敢相信刚才我听见了什么。

尽管我清楚地知道,虎化能使我的耳朵轻松听见几百米开外人类的脚步声。

“敦,我知道,你可以为了我不顾性命地完成任务,只要那是有必要的。

  但死真的太简单了。作为一个自杀惯犯,我对这点格外清楚。

  也许作为一个前辈,我有点不靠谱……但是,只有这点我是经过认真思考才提出的。

  敦,你愿意,和我一起活下去吗?”

有白色的光,在我脑海中炸开,留下一朵又一朵绚烂的烟花。那声音响彻在我的脑海,像是全世界的狂欢,几乎要炸破我的耳膜。

我的泪终于流下来了。它们滚烫而咸涩,留到嘴里却泛着微微的甜。

“当然了,太宰先生。

我万分荣幸。”

-End-

评论(4)

热度(28)